典型风采

谭平:心系万家安危 求索科研道路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09-18 10:50       点击数:

 

谭平,国家“万人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广州大学工程抗震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博士生导师,广州大学“防灾减灾工程与防护工程”学科带头人。现任国际减震学会(ASSISI)副主席,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首届广东特支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科技部中青年科技领军人才等人才工程,致力于结构减震控制理论研究与工程实践,主持国家重点研发专项工业化建筑隔震及消能减震关键技术等省部级项目20多项,授权发明专利31项,主编国际标准1部,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省部级奖4项。

 

暂别静谧的大学城,记者一行三人来到了白云区广园中路,喧嚣的马路一旁便是我校工程抗震研究中心。在这里,谭平和团队曾日夜奋斗,解决了抗震路上一个又一个难题,创造出了造福万家的科研成果。当记者如约出现在谭平的办公室时,他还在忙着讨论问题,坚定的眼神里透露着对研究一丝不苟的态度。办公室外,陈列着各种建筑模型的厂房不时发出轰隆隆的作业声,而会议室内的讨论声依旧响亮,未被打断。回首过去的科研之路,放眼未来的重重挑战,谭平带着他对生命的尊重上下求索,心怀对科研的热爱稳步前行。

留美学成谋报国,“山竹”袭塔稳如山 

湖南大学曾被誉为“中国最美高校之最诗情画意大学”。当年,谭平就是在这样诗意盎然的校园里,在各种工程实验中寻找独属于自己的浪漫情怀。2000年,他获得了湖南大学结构工程专业博士学位,不断追求突破的谭平并没有止步于此,2002年又赴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与纽约城市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走出国门,谭平的视野逐渐开阔,欣喜于收获更广博的知识,也同样苦恼于当时国内和国外在实验与理论上的较大差距。

怀揣一颗报效祖国的心,谭平刻苦努力地钻研学习,不断提高自身的知识水平和能力。彼时,谭平接到老师周福霖院士的电话,得知广州塔开建在即,老师希望自己能尽快回国完成这一项重大的工程。为此,谭平继续在美国为广州塔的主动控制项目做了半年左右的准备便回国了。

在这一项目建设时间紧迫的情况下,谭平顾不上调整时差,一下飞机就立刻投入到解决技术难题和分析项目理论的工作上,以至于劳累过度,需住院治疗。“这种项目在国内是第一个,以前我国没有做过。我便心想一定要把它做好。科研工作者做事不能半途而废,因此我们瞄准国际前沿,一定要做出一个中国的精品。”心怀这份执着,谭平争分夺秒地研究分析。最终这一项目不负众望,一举夺得了国家奖。

为了不影响工作进程,谭平全神贯注地投身项目研究,并作为重要代表参加了广州塔设计方组织的多方专家讨论会议。早在国外做研究时,他就特别希望能将理论转化到广州塔的建设中,用自己的成就报答祖国。然而,当谭平真正接触到实际工程时,还是遇到了瓶颈。

不同于一般的建筑,“小蛮腰”的腰部比较特殊,整个建筑对竖向重力荷载比较敏感;再加上当时世界上超过600米的建筑不多,谭平和团队几乎没有能够借鉴的减震方案。他感慨地回忆道:台北101大楼采用的是完全被动的调谐质量阻尼器,所需要的空间非常大;如果采用日本的全主动调谐质量控制技术,我们所需要的水平空间至少要±2米,而广州塔设备层内允许位移仅有±1.2米。

最终,谭平决定将广州塔内原有消防水箱的质量(每个消防水箱,含水箱与水总重量约650吨)变成整个减震系统里面的一个组成部分,在不额外增加质量的情况下节省了空间。一个工程从图纸变为现实,其中所花费的时间与精力往往是令人难以想象的。他们需要夜以继日地钻研,毫不倦怠地试验,直至项目能达到满意的效果。他们需要从将近十多个项目方案中精选三个方案,进行无数次的对比分析。自2006年初回国以来,谭平逐步进行建模、计算分析、各部件以及整体减震系统的试验研究。几年时间过去了,2011年,这个团队才得以将各子系统运到广州塔上,由此便开始了为期两年多的调试。

在完成项目期间,谭平团队还研发了世界首个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两级主被动复合调谐整套控制装置。这些年来,减震系统顶住了好几次台风的正面“宣战”。20189月,历年来风力最大的台风山竹肆虐广州,许多建筑物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甚至造成多间房屋倒塌。满地的残枝断桠,被树干压坏的小轿车以及被吹裂的玻璃窗碎片,都是这座城市被台风侵袭后留下的伤疤。广州塔却安然无恙,以其小巧婀娜的身姿,稳稳地屹立在浩荡的珠江南岸。

广州塔能够具备如此足以对抗十四级强风的稳定性,得益于谭平团队的辛勤付出和大胆创新。它在两级主被动复合调谐控制系统的支持下,将主塔顶的加速度减小40%,避免了更大的灾害,为社会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树立了减震建筑的参考典范。

尊生命之可贵,冀抗震入千户 

时间荏苒,七八年的悠悠时光浸透了谭平与其团队的辛劳汗水,却为千万家百姓谋来平安幸福。“现在国家经济发展越来越快,原来的住房是解决住的问题,现在大家则要想着住得越来越安全。按照我们习主席说的,要满足幸福生活的向往。房子首先要安全,人民才能真正幸福。”他内心希冀着能够实现“让农民的房子真正确保安全”这一科研理想。

2008年汶川大地震,人员伤亡难以计算,房屋倒塌严重,目力所及皆是废墟。看着眼前的荒乱,谭平心中五味杂陈。于是他立刻与我校工程抗震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赶赴灾区参与援建工作,希望尽自己的力量为当地百姓重建更加安全的家园。在经过充分研究、试验的基础上,谭平率先在我国地震灾后重建中采用安全、先进、有效的隔震减震新技术,尤其在靠近地震断层区域的学校、医院和各种重要建筑中采用了隔震技术,并先后完成四十多栋学校、医院、民房等面积近三十万平米的隔震建筑重建和各种建筑鉴定加固任务。

在使用新技术的同时,谭平心系当地的农民,不忘考虑他们在地震到来时可能会面临的安全问题。不同于城镇的住宅,乡镇地区的民用住宅大都未经过正规的设计与施工,当危险来临时,房屋总是会迅速倒塌,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在那时,谭平一闭上眼睛,脑海里便会浮现乡镇间满是废墟的情景,为此他担忧不已。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带领团队通过多次实验,攻破了这一难关。他们在现有叠层橡胶钢板隔震装置基础上,将钢板更换成工程塑料板等,使装置变得更加轻便,并取名为“隔震砖”。

后来,当地政府在汶川地震震中映秀镇的重建过程中,使用了这一新技术,建成了6层安居房。正与谭平所设想的效果一致,映秀镇在此后经受住了多次强度不一的余震及泥石流考验,它能够屹立于险境而不倒,仰赖于谭平的隔震砖。这一新技术得到了正式投入使用,在四川、海南、云南和北京的示范房屋中都可以见到它的身影。

然而光有减隔震建筑这一硬件设施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从根本上培养民众防震抗震的意识,这有赖于政府长期持续的宣传和提倡。我国疆土辽阔,并非处处有地震,因此人们总觉得地震很遥远,对这方面缺少关注。一旦发生地震,苦尝了血的教训之后,短期内大家会对防震抗震较为关注,但是后几年又逐渐淡忘了如许痛苦鲜明的记忆。汶川地震过去十年了,但苦难的印记仍然深深镌刻于心,其伤疤昭然可见,不容忽略。

       “我知道现在中央十台也经常放相关的节目,但这还不够。在日本有很多宣传的工具,譬如他们周末驾驶小型汽车到居民区,供百姓免费上去体验。汽车上就带有可以模拟地震现场的设备,有隔震和不隔震的对比,能够让大家对此有切身的体会。”他希望可以唤起人们对于地震的敬畏之心,提前做好相关处理设施,团结全国人民共同对抗地震所带来的危害。

穿梭科研间,不忘教师之责

若褪去研究员这一身份,谭平还是我校的博士生导师,穿梭于科研与教学之间,他自有一套与学生的相处之道。指导研究生时,他总不忘将严谨的态度铭记于心,教育学生从具体小事做起,恪守科研道德;生活上,谭平注重言传身教,用自己的行为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不仅如此,他还经常在生活上关心学生,在人格上尊重和信任他们。每当研究生们提起谭平时,敬佩与景仰之情便油然而生。

谭平坦言,虽然学生们到了研究生阶段,但那种钻研的精神并不是人人都具备。在他看来,钻研精神就是自己能够去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他视科学研究若生命般看重,“把研究做好的第一步是要学会做人,就好像做人要把诚实放在第一位。”相对于学生的成就,谭平更关心的是他们对自己工作的投入,这源于他对于创新的自我体悟。他本身发表论文也不刻意追求数量,而将之视作自然而然的表达。因此他也不硬性要求学生必须要发表论文的数量,而是要全身心投入工作,保证论文的质量。

平时,谭平会要求学生们每两周左右开一个例会,在会上向他汇报近期的研究工作,并积极提出自身的疑惑,开诚布公地供大家讨论与交流。忙于理工科的各种科研课题时,谭平还要求自己带的研究生看《道德经》等书籍,“大学应该是一个通识教育的过程,学生不能只懂自己的专业,知识面要尽量宽一点。”他还参考了牛津大学和哈佛大学等名校的必读书目,发现这些学校书目所涉及的领域很广,“大学生除了学好本专业要学的东西,还要涉猎一些基本的哲学和美学等方面的知识,而这是最起码的要求。”

出生于70年代的他热衷于科研,经常沉浸在思维的锻炼中,保持着一颗永远探索和创新的心。虽已年过四十,正是一个人事业发展的巅峰时期,谭平身上总散发着不惑之年不断锐意进取的精气神。他对于研究抗震的热情早已融入血液,立志将其所在的工程抗震研究中心发展成为世界该领域最好的中心之一,未来他将继续在他的领域内造福广大人民……

(采写:胡嘉仪 陈燕 莫海珊)